RPG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咕咕咕

三次元原因估计很久不会上老福特啦

猫猫太好看了,对不起,我就吸一口[抱住猛吸]

[主嘉卡/副雷安]星际pa

给朋友的pa求轻喷!雷安不多,能接受继续。


——他对着广阔无垠的浩瀚星海,对着满天的银光,静静地坐着,心里就有了一片完整的星空。


——他的心里,觅不到太阳的痕迹。


1

战舰里几乎是一片黑色,走在其中都觉得压抑,这是第二军团的接应部队,由军团长的亲信指挥。


————————————————————

空降的指挥长学业是极其优秀的,以凹凸星际学院本届保送生的名额直接进入军队。而他自己申请调动到第二军团长雷狮的麾下,直接成为了副参谋。


有些嫉妒的人用闲言碎语指责他,酸他不过是理论派,见了敌人估计脑子全都乱了。


雷狮是星盟的顶梁柱,是无数少年少女的梦中偶像,但雷狮的军团向来只接受联邦最优秀的军人。卡米尔的到来让这些人有些不屑。


这种气氛堪堪持续了三天,直到卡米尔驾驶机甲干掉了敌对的大将结束。


对于士兵来说那场战斗打的很顺利,是的,顺利的不可思议。因为已经有人用概率计算出了方案和计划,而你只用服从他的领导,根据命令行事。拿下这次功勋令很多老兵都不可思议,这次的对手并不好拿捏,很多军团长都吃了亏。该说……不愧是雷狮殿下的亲信吗?


自那以后,卡米尔用雷霆手段镇压了军中的言论,军团的不和的声音消失了,又恢复了表面的和平。


————————————————————

卡米尔待在驾驶舱,估算着距离,这次的任务虽然危险,但大哥肯定没问题。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这是一次军事交易。


圣空联邦那边和星盟达成了协议,为了政治方面,这次不能让大哥把对方的将领打成重伤。毕竟留下的探子送来情报上说,这次出战的是圣空星的下任继承者。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意外,两边都不好撕破脸。


圣空星的太子爷身份很隐蔽,这次星战才暴露在众人眼前。据说是星盟的军事武器,一个人相当于整个联邦的战力。这种战争级别的战力为了平衡一般是默认不会出现在资源争夺战上,更别提大哥这次出征根本没有收到情报……他眼神沉了沉。


卡米尔靠在舱窗边,没有月亮,外面漆黑一团,在雷王星上看着华丽的星空,碎芒在世上兀自狂欢。远处的小行星闪着微弱的光明。他缓缓闭上了眼,微弱的光撒在战舰上,掩去了一地血腥。


2

这是嘉德罗斯第一次出征——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他从营养液中脱离不过两月,身体却已经抽长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年。虽然并未和除了测试机器外的生物打斗过,但战术与技巧却在虚拟仪器中磨炼的炉火纯青。虚拟仪器中收集了各个星系强者的资料并模拟对战,是圣空星暗地里的产业,因为这种模拟战斗的仪器有着极大的利益,甚至渗透到了军方。也让圣空星从仪器中收集到了许多军方栋梁的资料。


这次的对手是雷狮,雷王星第二军团的团长,同时也是星盟最年轻的将军。父王斟酌了一通,和星盟高层达成利益交接,用一纸合约书换得星盟松口。星盟只答应用假的情报将雷狮调到联邦与嘉德罗斯会面,其他的他们一律不管。


父王向他谈起此事时,眼神轻蔑,道星盟不足为惧,连立身处世的根本都分不清,硬生生断绝了与人才的关系。要知道星盟几乎三分之一的领土都是由雷狮守卫与攻占,而至今从未有人在这盘踞的雄狮下幸存逃脱。


而另外三分之一的领土是第一军团长安迷修负责。根据情报,安迷修和雷狮虽然向来不和,但在战斗上却素来默契,堪称最佳搭档,暗地里有传闻说雷狮和安迷修有旧。安迷修为人刻板忠诚,对星盟非常忠心,恐怕那些老家伙是以为雷狮会因为安迷修的缘故,不可能加入圣空星。


此时,

嘉德罗斯眼神复杂地看着对面的机甲上走下了两个人……那个型号的机甲是雷狮专属的,机甲对于军人来说非常重要。只有非常亲密的关系才会共乘机甲……看来父王收集的情报也不一定全对。


雷狮挑眉,挥手让军队停下,明明是在满是硝烟的战场上,却懒懒散散。安迷修不赞同的皱眉:“雷狮,战场上任何一位对手都值得全力以赴。这是对敌人最起码的尊重。”

雷狮勾住安迷修的脖子,靠近“不过是个空有力量却连血都没沾过的小鬼……”


“难道你以为我会不敌?”雷狮微微眯起了眼,恶劣地在安迷修脖子上呼了口气,然后在安迷修反应过来前迅速把他按进了驾驶舱。


嘉德罗斯对强者偶尔的傲慢抱有些许的赞同与容忍。雷狮是值得厮杀的对手,所以在他失败之前,嘉德罗斯不会对他品头论足。而如果他并不如已知的那样优秀……弱者就需要为他的言行付出代价。


嘉德罗斯也示意己方的军队退下,他要和雷狮单挑。这是资源争夺战默认的规矩——王对王。


[战斗请自行脑补ing]


嘉德罗斯认出了雷狮那标志性的战斗方式,他在虚拟仪器中见过许多次。

——“雷霆万钧?”


雷狮打的兴起,不顾身上伤痕持着武器迫近嘉德罗斯,在嘉德罗斯右臂机甲上留下一道裂缝。他听见这句话皱了皱眉:“哦? ……原来是圣空星的产物。”他的语气听起来异样冷静,难以捉摸。


嘉德罗斯得到了确定的信息,攻势稍缓,眼神扫向雷狮身后的军队,失望地回过头:“你的团队呢?”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总是跟在雷霆万钧身后的军师……那个虽然硬实力无法比上雷狮……但却靠着聪明的头脑与冷静的预判让嘉德罗斯尝到了第一次败果的人。


……他永远无法忘记,伴随着虚拟感官,身体因为失血逐渐冰冷时,那双从上而下俯视着他的毫无波澜的双眼。使他的内心震撼,灰白的视角只留下那抹蓝色。


卡米尔……勉强算是水彩入门?

[嘉瑞金]黑道pa

赌场里灯火喧嚣,粗犷的男声混杂着柔媚的劝说,所有人都红着眼颤抖的压下全部身家,烟草的气息呛人,色彩映在每个人的眼底,穿着暴露的女子视线放荡,黏在下注的大人物上。

这里是罪恶的销金窟——柏林。

格瑞向下拉了拉帽檐,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快步跟上队伍,他来这里是有任务的,刺杀[mafia]的首领,那个傲慢的男人树敌无数。

他总是在推到塔尖的时候无趣地暴露自己,然后张狂又不屑地望向失败者,被格瑞所在组织的boss忌惮着。格瑞清楚这件任务的危险性,丹尼尔将所收集到的势力间的情报几乎都给了格瑞,但关于格瑞最想知道的部分,却是模糊不清。

——这是谈判,

——也是威胁。

是哪怕粉身碎骨,也无法拒绝的“禁忌之果”。格瑞止住了思考,跟着嘉德罗斯的近卫队进入了地下,望着头顶璀璨的玻璃笼,那上面映出的是一张普通的脸,只有那双眼睛冷的惊人,与土黄的脸孔格格不入。他收回了视线,默默低头掩饰着自己,配合着选择的人皮面具显得唯唯诺诺,是个毫无特色的黑手党。

“哎呀~你可好久都没再来过了~不想见我吗~”

格瑞顺势搂住这个“娇媚无骨”身材却意外不怎么好的“劝酒妹”。

事实上既然来伪装,再表现的如此冷淡和明目张胆暴露自己没什么区别,再者,这来人的声音虽有伪装,却是意外的耳熟。

“我明明打听过了,今天你不在班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金....格瑞露出自然的笑意,明里暗里的意思却很明显,这里危险,快回去。

“人家想见你嘛~”金有些可怜兮兮的抓住格瑞的衣领,“ 我都和你说了,这不是什么好地方,你怎么还不走。

金很自然勾住格瑞的脖子,用嗲的发勾的语气说:“ 人家担心你嘛~”

最后这倒是句实话。

一旁的赌徒对这一对看起来毫无特色的情侣没什么兴趣,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浑然不知漏过了什么样的厉害角色。

格瑞本想让他赶快回去,视线却透过金望向二楼。

这本就是格瑞挑的极好的视野点,二楼是大人物们的聚集区,那个傲慢又自负的男人——嘉德罗斯, 格瑞今天的目标赫然在列。格瑞抿了抿嘴,知道自己该抓紧时间了。

“嘉德罗斯.大人只在这停留一天,我得做好我的工作。”送他上路。顶楼上小憩的嘉德罗斯若有所觉的向下看了一眼,却并无异样。祖玛恭恭敬敬的向着嘉德罗斯行礼。

“嘉德罗斯大人,一切准备就绪,游戏随时可以开始。"

【嘉瑞金】达拉崩吧正剧向(一)

        金是这届被国王所指定的勇者……之一。他离开家乡已经七年了,终于在王都得到了姐姐和挚友的音讯。

       有得到就有付出,想要拯救自己在意之人就需要染上他人的鲜血。

       金握紧了项链,那上面刻了一把小小的木剑。


      “姐姐……格瑞……”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吧?”

    

———————————————————————


         嘉德罗斯醒来时皱了皱眉头,空气中是很潮湿的气味,让人不大舒服。华丽的衣服上沾了水,湿乎乎的黏在身上。


        “别乱动。”在黑暗的角落中,有人的声音传来,像是许久没说过话了,稍微有些沙哑。


         “你是谁?”嘉德罗斯循声望去,开口的少年有着一头雪白的长发,在这般污秽环境下泛着幽幽的冷光——是个很纤细的人类。


          “……我?”少年抬头,眼睛从发的间隙中露出。紫罗兰的眼睛里黯淡无光。


         “不记得了……”他的眼神如此空旷,仿佛什么都看不见。


          嘉德罗斯动了动身体,虽然被打晕了过去,但他身上并没有出现锁链之类的物件捆绑,不知道绑架者是太过自信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压根不觉得他能逃走。

         他因被人轻视而鼓起了脸。


        “你叫什么?是多久被抓的?见到过那东西的脸吗?”他看这人挺和他眼缘。于是难得放下了身为王族的傲慢,询问他问题。再说这家伙有着强者的眼神,值得他平等对待。


        “格瑞。其他的……不知道。”

        “……”少年微微合上了眼,不去看气的险些暴跳如雷的嘉德罗斯,靠在墙壁上听着水流声。


       “哈?你是不想出去吗?”嘉德罗斯不爽地走到格瑞面前,捏住他的脸。

         而格瑞依旧没有反应,眼中像是隔着一层雾般死气沉沉。


       “你太傲慢了,格瑞!”嘉德罗斯拽住格瑞的手想拉他起来。然后瞳孔一阵猛缩——格瑞的手脚都绑上了异常厚重的锁链。


          嘉德罗斯蹲下身,拿起一根锁链扯了扯,锁链应声而断,嘉德罗斯甩着断掉的锁链得意地看向格瑞。格瑞眼神中闪过一丝倦怠和惊讶。


       “我说你怎么这副鬼样子,不过区区锁链而已。”嘉德罗斯心情突然变好“既然身为我的臣民,就应该相信王的能力。”


          格瑞终于抬头看向他,良久,开口。

       “你走吧……”

       “我是,不能离开的。”

       


【雷卡】自由

[我讨厌皇族。]

卡米尔看着那人华丽的红袍,锐利的紫眸,漆黑的乌发,手心跃动的雷光唯独对自己没有威胁,雷王星的三皇子,雷狮。

[但我想……也许可以相信你。]

卡米尔异常冷静地数着自己的心跳,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加快,随着雷狮的靠近变得沉重。

他胆怯而坚定地向前迈去,伸出了手,不顾一切。

——哟,正巧,我也厌倦了皇族。

——所以,卡米尔,要和我一起去更大的地方吗?

雷狮的手是温热的,微微用力地攥住他伸出的手,露出一抹极为桀骜的笑,双眼泛着笃定的光,有着明确的目标。

雷狮走向礼堂,走向皇冠,走向……父王,然后接过了皇冠,向钟塔下扔去。

……皇冠摔得粉碎……
而他笑的无比张狂。

海盗的目标是风帆的指向,而我唯独以他的目光为途,孤注一掷。

——自由……

——和我走……

——我要带你去看……比雷王星更美,更大的世界。

雷狮啊,他是我的光
天下十分自由,七分在生死无常,
……而他呢,
他是自由本身。

他那时说的什么我已是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他打碎王冠时耳膜的颤动,像是打开了什么枷锁。

——你一定会答应的。
[我一定会答应的。]

——卡米尔。
[还用确认吗?]

——我的弟弟。
[大哥……]

——我需要你。
[我会竭尽所能。]

卡米尔也攥紧了雷狮伸来的手,突然又有了奔跑的气力,像是有风拖住身体。

他望向前方红袍少年的背影……追了上去,跑的极快,似乎能甩掉身后的悲伤与泥泞,拥抱未来一样。

他几乎与那人并肩,却又自觉地落后一步。

——大哥……

——你是我的航标。

——是我的灯塔。

……

——你是我的生命!

雷狮站在铃角号上,冲着在敌舰上摇摇欲坠的他焦急伸手,暴怒的狮子向来不懂得怎么保护他人。
——卡米尔!

卡米尔突然勾起一点笑意,放开了抓住敌舰外侧的手,向下坠去。

身后是炸成灰的敌舰和漫漫星空……爆炸声组成了惊艳的交响乐。

而他们,

十指相交。

——你还真是任性啊,卡米尔。

——大哥,这样实在太危险了……

[不过]

[真是太好了呢,能够遇见您这件事。]

凹凸世界all瑞[凹凸大赛皆迷弟]中长篇

        格瑞扑闪着翅膀飞到了城堡附近,要问为什么他们都知道去城堡?


        你傻吗?整个世界就只有那一个人类建筑啊。


        “格……瑞?”


         遭了,遇上了麻烦的家伙,

         真是的……

         这可是副本啊……

——————————

   


        “来打一架!”嘉德罗斯跃跃欲试,双眼放光。


        “不要”


        嘉德罗斯也不理,脚上一蹦便跳上前来,眼看棒子就要落在格瑞头上,格瑞瞳孔猛的缩了下,用手一挡……


       『参赛者:嘉德罗斯

           违反公主设定,元力封印』


          …………

         “哈?”嘉德罗斯一脸懵逼地摔在地上。


         “和我走吧,嘉德罗斯。”格瑞伸出手,把他拉了起来。

         “……为了任务。”


         “切,”嘉德罗斯即使没了元力也不惧,只是当时事发突然没了准备。

         “既然你这么请求本王……”


         “我就勉强答应好了,”嘉德罗斯握住了格瑞的手

         “等我元力恢复了再来打一架!格瑞!”


          “……”格瑞既没同意也没否决,“主线任务你看到了吧。”


         “你的同伴……没关系吗?”


         “没事,”嘉德罗斯笑得张狂

         “我可是,嘉德罗斯啊!”

          这个名字代表,最强!!!


          “……你可以放手了吗?”格瑞抽了抽手,并没有抽出来。


         “???”

         “你不是要走吗?”嘉德罗斯有些尴尬,鼓圆了包子脸。


         “是要走啊……”格瑞抽回了手,

         “但是对你牵我的手没什么关系吧?”


          ……


          罢了,

          格瑞心想,还是孩子嘛。


          格瑞背起嘉德罗斯腾身飞起,嘉德罗斯趴在了格瑞背上。


          格瑞当时就后悔了,背上的人有着不应该他这个年纪承受的重量。


          格瑞咬着牙,歪歪扭扭地飞着。


          “格瑞!你这不行啊!”嘉德罗斯嘲笑着。

  

          格瑞眼一瞥,你以为这是谁的锅,武力与体重成正比的吗?

     

         

——————————


         “安迷修安迷修!”雷德的大嗓门传遍了整个皇宫。

     

         “雷德先生?”安迷修揉了揉眼睛。


         “发生什么了?”安迷修刚刚醒来,还有些懵。


          “哎呀呀!你看看任务啦!”雷德使劲摇晃着安迷修,摇的安迷修眼中冒星。


          安迷修睡觉醒了,忙打开终端。


        『勇者出发吧!

           拯救被恶龙带走的公主殿下吧亲╭(╯3╰)╮』


         公主……


         雷德眨了眨眼,便看见刚才还一脸困倦的安迷修,转眼间便嘴里夹了一朵玫瑰,手上带着双剑,神采奕奕,转身问雷德。


        “有马吗?”


        “没马。”雷德冷漠脸“走着去。”


        “居然没马?!”安迷修一脸受惊的表情,“不! 没马我坚决不去!”


        雷德皱眉正想发作。


        蒙特祖玛拦住了他,沉思片刻,“有倒是有……你愿意吗?”


        “当然!只要有马就好了!”

        安迷修立刻从萎靡不振变得精神抖擞,眼睛bulingbuling的放着光。


        “明日再见。”蒙特祖玛对他说。


——————第二日——————


         “蒙特祖玛小姐,在下如时赶到,”安明星嘴里叼着朵玫瑰,牵起蒙特祖玛的手。


         “所以……”

         “马呢”


         蒙特祖玛淡定的把手抽回来,拦住一旁蹦起来准备咬人的雷德,指了指安迷修的身后,


        “那儿。”


        安迷修怀着幸福的表情扑上去摸了摸,笑容僵在了脸上,


        “旋、旋转木马?”


       “哦,亲爱的勇者大人啊,相信这点挫折并不能难倒你,请您骑着最快的马,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恶龙的城堡里救出公主吧!阿娜达!”


        蒙特祖玛用着捧读的语气,面无表情的读出这种羞耻的台词。


        于是安迷修骑着旋转木马,带着冷热流开始了旅程。(骗你的,划掉)


        于是安迷修带着对美丽公主的憧憬与希望开始了旅程。


——————————


        “啊湫。”嘉得罗斯揉了揉鼻子。


         格瑞放下了手中的菜刀,擦了擦手,走到嘉德罗斯旁边。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到一股恶寒。”嘉德罗斯做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嫌弃表情。

         ……“就像被一个恶心的家伙意淫一样。”


          “……那可真是不幸。”格瑞转过身默默的拿起烈斩,继续开始切菜。

          心里想:幸好不关我事。


【凹凸all瑞】凹凸大赛皆迷弟中长篇

       『参赛者:格瑞

           身份绑定:恶龙』


          ……

          ……哈

          格瑞无语梗塞的望着身上多出来的翅膀和毛团,以及垂地的长发。


          exm?

          发生了什么?我不是恶龙吗?

         

          格瑞狠狠地摔了烈斩,连头发都斩不断,要你何用!


         烈斩:我不是!  我没有!  我不背这个锅!  这都是副本的锅!

         

——————————

        『参赛者:安迷修

            身份绑定:勇者』


        “诶诶诶?”安迷修在一张布栏前醒来,看着悬赏单,


         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公主……一定是位可爱的女孩啊。就算只是副本,在下也不能坐视不管,我可是……最后的骑士啊。


——————————


         『参赛者:雷德

             身份绑定:国王』


          “祖玛祖玛!你没事吧~”雷德扑到身旁祖玛的怀里。

      

          就算是身份认定吗?是吗?是吗?嘻嘻嘻,祖玛是王后啊~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呢~


         『参赛者:蒙特祖玛

             身份绑定:王后』


          “还好……”蒙特祖玛面无表情地看着扑倒她身上的雷德,一脚踹出。

          “大人呢?”

      

          “不知道哦~”雷德正了正神色,“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推测出副本的通关要求。”


——————————


         『参赛者:嘉德罗斯

             身份绑定:公主』



            ??!  !

            啥玩意儿,

            我?嘉德罗斯?公主?


            先尝尝我40米的大罗神通棍吧,出去了就拆了你这个副本!


             呵,王者,无论在哪里,都是最闪耀的!不需要借助外物!



             嘉德罗斯淡定的抖掉了衣服上的星星粉。


——————安哥会师——————


           王城啊……

           安迷修擦了擦额上的汗,向王宫走去。

       

          总觉得这种风格似曾相识啊……emm

 

           推开了金光闪闪的大门,走上了金光闪闪的阶梯,看见了金光闪闪的……嘉德罗斯?


          “你的初始地在这附近?”安迷修好脾气的与这位颜色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大赛第一,一路同行。


          “哼,渣渣。”


          安迷修汗颜,他可不像嘉德罗斯家那两个红绿灯嘉语满级,这个意思……应该是是吧?


          “既然是队友,那么一起完成任务吧。”


          “哈?一起?不过是个渣渣!口气倒还不小!”

           嘉德螺丝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棍子,

         

           安迷修不由得怀念起了格瑞,虽然说那个大赛第二又面瘫又冷漠又无法理解,而且还看到了自己的黑历史。

           但是!比起嘉德罗斯来说,简直好了不止一个度。


          “大人?”蒙特祖玛的人形寻嘉雷达派上了用途,她刷的打开了门,一眼看到了嘉德罗斯。


           两人默契地走进房间,刷的拉上了门。


          “祖玛,有线索了吗?”嘉德罗斯有些不耐烦。

          “格瑞呢?”


          “嘤嘤嘤~罗斯你都不问问我的吗?好伤心~”雷德粘了上去。


          “呵。”嘉德罗斯眼神瞥向了蒙特祖玛。


          蒙特祖玛友情翻译:还用问吗?蒙特祖玛在这儿你就在这儿。


         雷德绕着嘉德罗斯螺丝转了个圈,笑嘻嘻地搭在上面,

         “罗斯你真懂我~”


         此时的蒙特祖玛眼神一凝,抽出羽蛇,挡在嘉德罗斯前面。


         金色大门下面诡异的冒出了汩汩的血……


        恐怖片的场景一般伸出一只手,空旷的宫殿里,幽幽地传来声音:

        “……可爱的蒙特祖玛小姐,可以帮我挪开门吗?非常感谢!”


         蒙特祖玛愣了一下,踢开了门。

         “大赛第五的安迷修?”


         “让可爱的小姐看到这样的一幕,真是令人伤心啊。”

         安迷修擦了擦鼻血。


         “蒙特祖玛小姐,在下是否有荣幸能做您的骑士?”

         安迷修悠悠地行了一个骑士礼,单膝跪地,翡翠的眼瞳中是深情和庄重。


          然后雷德一下就扒在了蒙特祖玛身上,扯都扯不下来。


          雷德认真的对安迷修说:

         “祖玛,我家的,不给!”


          安迷修依旧执着地望着蒙特祖玛。


         蒙特祖玛毫不留情:

         “恶心。”


          恍如几把大刀插进心里。


       


 

        


凹凸世界【all瑞中长篇】凹凸大赛皆迷弟

        话说嘉德罗斯自从那次遇见了格瑞后,就不思可乐不吃汉堡。

     “祖玛。”嘉德罗斯望向天空,“查到了吗?”

     “查到了,大人。”蒙特祖玛打开了终端

     “姓名:格瑞;

        所属:无;

        星座:射手座;

        爱好:剑术;

        食物:牛奶。”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晌,摇头“应该不是他。”

    “为什么?大人,根据您的描述,是银色头发加黑色贴身战斗服,应当没错。”

       嘉德罗斯一脸慎重,“不,那天我见到他的元力武器是一把绿色的大刀。”

 

    “没错呀。”蒙特祖玛点点头,“据知情人士描述,此人的元力技能是所见皆可斩。”

    “可是。”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
    “你见过拿刀使剑法的人吗?”

    “……”蒙特祖玛语塞了一下,试探着说到

    “可能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祖玛,再找。”

    “是。”嘉德罗斯大人说的都是对的。

       格瑞突然觉得毛骨悚然,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烈斩划得分割线——————

     “在下绝不会允许你伤害这位美丽的小姐!”安迷修坚毅地捏紧了双剑,绷紧了肌肉。

        格瑞一脸无语地拿着烈斩“……”

     “大赛第二的格瑞,在下本以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谁知道……多说无用,拔刀吧!”安迷修痛心疾首地望着格瑞。

         格瑞拿着菜刀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安迷修。

      “你……”格瑞顿了顿,指着安迷修护在身后的少女。“她……”

         安迷修用冷热流捂住耳朵

      “不听不听,格瑞念经!”

         格瑞抽了抽眼角,“她是……”

         安迷修摇了摇头

      “不理不理,骂你自己!”

         格瑞用极其鬼畜,以至于作者不好描述的表情看着安迷修。

      “幻兽。”

      “诶?”安氏懵逼脸.jpg

         格瑞叹了口气,只好继续说下去,“幻兽达莉卡,会幻化成参赛者最想见到的东西。”

         然后停顿了一下“你看到的是……”

      “不不不,我才没有看到可爱的小姐,那泪眼汪汪的对我这里大喊,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大人!请救救我!最爱你了!之类的话!”

         安迷修疯狂摇头。

         格瑞沉默,可你已经说出来了啊。

        

         还有,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正常的人会这样自称自己吗?

         这凹凸大赛都没有一个正常人的吗?

      “咳咳,”安迷修努力掩饰住尴尬的脸红“既然如此,是我在下考虑不周。”

         然后拔腿想跑“在下……先走一步!”

         哎呀妈呀,黑历史居然被大赛第二看到了,如果被可爱的小姐们知道了,会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变态……

         格瑞应该不会说出去的吧?

         应该吧……

       “……你是,”往这里走来的红绿灯三人显然有点尴尬。

 

        这个尴尬特指嘉德罗斯,他刚刚才跟蒙特祖玛分析过,说格瑞不可能是那个人。

        然后打脸来了……

     “格瑞,来打一架!”持续化解尴尬的最好办法就是提起棍子上去就是干。

        所以嘉德罗斯也这样做了。

        就当他他快要跑到的时候,已经兴奋的掏出了大罗神通棍时……

        踩中了机关。

     『参赛者:嘉德罗斯,格瑞,安迷修,雷德,蒙特祖玛

        已触发隐藏关卡:达拉崩吧,

        请各位努力通关。』

@镜夏末月

中考之前估计不会再更。
感谢。